○五常中學807班 楊攸


已近傍晚,天色由淡黃到淺粉漸變。太陽臉兒微紅,醉醺醺地一手拉住彩云,一腳落在了山頭。


走在小區里,到處都是小孩兒們,稚嫩的童聲不絕于耳?!岸嗪玫囊粋€黃昏??!”我不由地感嘆。這時,一只黑乎乎的小東西闖入了我的視線,它后面拖著一只比它大數倍的盒子。身后站著兩個孩子,一個藍,一個白。他們見我盯著看,“這是我哥昨天抓到的喜鵲!這個盒子里全是為它準備的食物?!彼{孩子迫不及待地說著。說完,嘴角泛起一絲對他哥哥的驕傲?!跋铲o?是喜鵲!”我差點沒認出這“吉祥之鳥”,甚至還以為它是只小獸呢。它毛羽亂糟糟的,無數根羽翼被折斷了,凄慘地向下倒掛著;雙眼充血,嘴巴張開,似要高鳴,卻只“嘶嘶”了幾聲,以示對我這個侵犯者最大的敵意與警告。它被塑料繩系住的那只腳用力向后蹬著,似在訴說著恐懼。藍衣服繼續說:“這可是‘吉祥之鳥’!說不定,我哥身上會發生什么好事呢!”他憨笑幾聲,沒有對喜鵲的半絲憐憫。我的嘴角僵住了,再無法泛起一絲友善的微笑。


夕陽,充血般落了下去。


次日黃昏,又看到了“藍衣服”,問他喜鵲如何了。他知道:“死了?!蹦敲雌届o,近乎冷酷的平靜。此時,一陣鳥鳴在黃昏響起,這本是平常,如今我卻覺得是在悲歌,物傷其類,它們是在為死去的喜鵲哀鳴,為之不屈于束縛而謳歌。


為何,為何喜鵲覺得風雨中的日子比錦衣玉食強上百倍?被人豢養不是挺好的嗎?這個疑問掛在我心頭數日。直到看了《八只氣球》一文,方才醒悟?!盁o論高飛還是四處漂流,就算粉身碎骨也是它們的自由?!边@一句,可謂字字誅心。喜鵲不需要什么,只要“自由”便足矣。


我深深地陷入了沉思:喜鵲,一只小小的喜鵲都能不顧錦衣玉食,不忘飛翔的姿態。我為何不能?在學校里,我早已習慣困于“塵網”,為了寫作業而寫作業,忘了學習知識的本心,忘了自我,沒了靈魂,一切似乎都在被迫著行事,這消極的姿態與那籠中安于現狀的金絲雀又有何本質的區別?唯有今日不屈于“塵網”,沖出“塵網”,方得明日之自由與飛翔啊。突然覺得,自己還不如一只渴望高飛的喜鵲。


觀花開,聽雨落,解心聲。我要做那喜鵲,為自由與自我而歌?! ?(指導老師:陳治勇)


分享到: